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 按照從青色靈鼎之中傳來的信息,此處既是封印魔頭之處,也是他的主人挑選傳承的地方。也正是因此,此處才會要求只有煉丹師能夠進入。

也正是因此,莫錫林等人才不能夠進入,否則,以他們幾人都是金丹期的實力,解決此事也是輕而易舉的。

他手中的這枚青色靈鼎,就是專門煉製出來,用來考驗他們的。這枚青色的靈鼎之中,封印着一道靈火種子,只有通過煉丹法訣才能夠操控。

同時,傳入他腦海的還有一門淬鍊魔氣的法門,配合這枚靈鼎能夠將魔氣淬鍊成適合修仙者服用的丹藥,如魔血丹,魔念丹等丹藥。

魔血丹能夠增加修士氣血,淬鍊肉身,增強體魄之力,魔念丹服用后能夠增加神識之力。

但這都需要高明的煉丹法訣和煉丹手法,這也是挑選傳承者的考驗。

其實,葉昭明等人不知道的是,就算是他們沒能夠阻止魔修,也沒有關係。早在器靈蘇醒過來后,器靈就可以控制青色巨鼎將那些魔修探子一一剷除。

此時他讓葉昭明等人進入此地消滅魔修除了想要挑選傳承者以外,就是為了找個樂子。

沉睡了這麼久,好不容易有着魔修進入此地,他也不想這麼早就解決他們。

此時,魔修們還在不斷的努力着,想要打開一條通道,可惜,他們註定是白費功夫。

若是魔修在器靈還沒有蘇醒過來之前成功的打開通往魔界的通道,那還有機會能夠破解封印。

但可惜的是,魔修卻漏算了魂心真君這一環,沒想到他們控制的一人早已被奪舍,壞了他們的大事。

望着遠處的天穹之中,不斷凝實的一道道漆黑色的符紋,葉昭明也不再耽擱,朝着那魔族符紋衝突而起的地方趕去。

很快,他就碰到了第一頭魔族生物。

那是一隻人形的漆黑色的魔族生物,是一隻十多丈大小的牛頭人身的魔族生物,頭頂着一隻紅色的犄角,身上長滿了紅色的毛髮,長著一對尺許的獠牙,眼紅如血。

他原本藏在一片黑紅色的地面之中,或許是感知到了葉昭明的靠近,從地底下跳了出來,朝着葉昭明發起了攻擊。

魔族生物本就是肉身強悍,堪比同階妖獸,魔氣也大都是有着強橫的淬體效果,更別說此處的魔族生物都是由那頭被封印的魔道大能體內散發的魔氣滋生的。

不僅僅是肉身強橫,還滋養了一種碧紅色的魔焰神通。

這種碧紅色的魔焰威力極其強橫,能夠污損修士的肉身氣血。

此處魔氣遮天,葉昭明的神識感知受到了極大的干擾,根本沒能夠提前發現這魔牛生物的蹤跡,結果被這道魔焰神通擦中了。

好在他體內的水火乾坤一氣葫蘆內有着靈火太陽真焰,在魔焰一觸體時就自動護主,將這道魔焰神通焚滅,他才沒有被污損肉身。

「該死!」

葉昭明又驚又怒,手中一道天藍色的雷電打出。

轟隆隆!

壬水神雷神通閃電般激射而出,打在了魔牛生物的身上。

雷法乃是各種邪魔之氣的剋星,對於魔氣有着很大的剋製作用。

只見,被壬水神雷打在身上,這頭魔牛生物身上電流亂竄,一身紅毛瞬間被點燃,燃燒着藍白色的火焰。

吼!

吃痛之下,魔牛揮舞著水桶粗壯的雙手,瘋狂的捶打地面,發出咆哮之聲,體內湧出一股股黑紅色的魔氣,很快就將體外燃燒的藍白色火焰撲滅。

而它所付出的代價就是,自身的氣息瘋狂的下降,本來有着三階中期的氣息,瞬間下降到了三階初期,差點跌破到二階。

見狀,葉昭明也不再出手,反而是取出青色的靈鼎,手中打出一道道丹訣,青色靈鼎瞬間漲大,散發出一道青光,將這頭魔牛生物吸入靈鼎之內。

咚咚咚!

被吸納入青色靈鼎之中的魔牛生物很不安分,不斷的揮舞著巨大的魔拳,狠狠的在青色靈鼎上擊打着,青色靈鼎不斷的抖動着。

葉昭明法力不斷的輸入青色靈鼎之中,手中掐著一道道丹訣,青色靈鼎內的靈火種子被激活,散發出炙熱、冰冷的溫度,開始灼燒魔牛。

青色靈鼎內的靈火是幽藍深焰,有着極致的高溫,又有着極致的低溫,讓魔牛生物享受到了冰火兩重天的滋味。

望着靈鼎之中一片赤紅、深藍的火焰,葉昭明眼中充滿火熱,恨不得將靈鼎之中的靈火種子拿下,給自己的太陽真焰吞噬、吸收,增強自己靈火的威力。

不過他也只是想想罷了,若是他敢這麼做,還不得被青色巨鼎的器靈一巴掌呼死。

由於魔牛生物的不斷掙扎,葉昭明的煉化一直磕磕絆絆的,不太順利。

為此,他時不時的中止煉化,將魔牛生物釋放出來,一道道雷火法術轟在它身上,不斷的削弱它的抵抗能力。

最終,一隻十多丈的魔牛生物被煉化成了一枚拳頭大小的血紅色丹藥,靜靜的躺在青色靈鼎之中。

隨着這枚血紅色丹藥的取出,空氣中瞬間出現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讓葉昭明眼前一亮,這看起來是一枚魔血丹。

想了想,他直接將這枚血色丹藥服下,入口即化,一股淡淡的血色能量在他的皮膚上遊走,卻是沒有什麼效果。

葉昭明臉上的笑容也漸漸的凝固,這似乎並沒有靈鼎所說的那股奇效,對於體魄有着很好的淬鍊作用啊。

他暗自思索著,看來,或許是這頭魔牛生物的魔氣被他打散了一部分,又或者是他並沒有完全的吃透那張淬鍊魔氣的丹方。

一念至此,葉昭明也不再糾結,繼續前進,不斷的捕獲魔族生物開始煉化,不斷的熟悉著丹方。

另一邊,其他被傳送進來此處的十多個修士,也都嘗試着運用青色靈鼎煉化魔族生物,煉製丹藥,也都漸漸的沉迷於此,似乎忘記了他們進來的目的。

不過,他們忘記了,這魔氣世界之中的那些魔修傀儡還有被封印的魔族大能可沒有忘記。一時之間,大量的魔氣從中心之處的那座巨峰湧出。。 此時,天庭之上。

天庭不同於地府,兩者的構造體系完全不一樣。

在那九天之上紫薇之星與北斗之星遙遙對映的地方就是傳說中南天門的入口之處。入南天門而入天宮亦是天界入口,天庭以九層浮空雲盾承托。仙島林立,浮雲直上。

進入南天門之中便以進入天庭統籌範圍。

天庭共分為三十六重天,而天庭玉帝所掌控的天域便是頂級之上,第三十六重。

同時,天庭有兩者構成,天宮與寶殿。

天宮橫縱以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組合為一百零八天宮寶殿。

至於天庭中心的主殿則就是玉帝掌控的凌霄殿!

凌霄殿無疑是天庭之中最中心的位置,也是法則之力,因果之力最強的位置。

畢竟這裏是玉帝的掌控地,作為三界之主,玉帝的修為無疑是高深莫測的。

而現在在凌霄殿之上。

玉帝高高坐在凌霄殿之上,天庭五品神官皆為排成兩列。

殿堂之下,一位身穿布衣,滿臉溝壑,雙眼卻炯炯有神的老人站在中央。

「稟告陛下,微臣袁平前來天庭入職。」

袁老對着玉帝一鞠躬。

玉帝拂袖一笑。

「食神無需多禮,食神下凡磨鍊,經曆數年,身上陰德,因果之力已然滿足位列仙班,如今食神歸位,福澤三界,是我三界之幸。」玉帝溫和的說道。

袁老臉上掛着慈祥的笑容,再一次鞠躬。

「微臣沒有太遠大的思想,微臣只想憑我的力量來讓世間不在飽受疾苦,雖然微臣沒有做到很完美,這也是微臣心中之痛,不過也感謝玉帝能夠給微臣一些時間,能夠讓微臣在世間看到凡間眾人吃完了飽飯再來飛升入職已經是微臣心中之慶。」袁老一副感激的說道。

玉帝聽后不禁感嘆的點點頭。

「食神心胸之寬廣,是我天庭眾神之模範,人間百年,彈指一瞬,在這百年之中,食神卻遭受到了人間疾苦,能夠用最小的力量最大化,食神你的功德已經無量,好了,食神,飛升路途操勞,剛來天庭需要慢慢適應,作為四品神官,食神有專屬自己寶殿,接下來會有仙童帶領,還望食神靜心休養。」玉帝笑道。

「多謝陛下…」

王軍看着正在發愣的薛維走過去。

看到了薛維正在瀏覽袁老仙逝的信息之後不禁也是嘆了口氣。

「害,今天無疑是一個悲傷的日子,泱泱華夏損失了一位如此偉人,確實是我們的損失,不過此時天下的人們都飽飯的場景也是袁老希望看到的。」王軍對着方面看的很開。

薛維在心裏默默的點點頭,將手機收起來后,王軍用着別樣的眼光看着薛維。

「小薛,你和葉萱是什麼關係?」王軍一副八卦一樣的問道。

薛維老臉一紅。

想了想,要知道葉萱可是他第一個帶回家裏的女生啊。

啊這…

「王叔,我和萱萱只是一個稍微好一點的朋友,就像和若雪一樣,我去過京城一趟,將葉家的老爺子救了回來。」薛維撓撓頭說道。

一聽這話,王軍愣了一下。

好傢夥,葉家的老爺子是你救回來的?

幾個月前,王軍收到過葉家老爺子復甦的消息只是那時候葉家的老爺子完全就是病入膏肓,根本沒有任何拯救的可能,可是現在竟然葉家老爺子竟然痊癒出院!

本來對葉家虎視眈眈的幾個家族因為葉老爺子的痊癒變得全部老老實實。

不因為別的,只因為葉老爺子代表着最高層的人物,就是這麼簡單。

那也就是,現在薛維直接和整個華夏最頂層的人已經搞好關係了?

這尼瑪?這小子的人脈發展速度着實是有點快了吧!

這搞不好,現在不是薛維靠自己,而且以後得巴結薛維了!

「王先生,王太太,你們好。」

給薛維一家打完招呼之後,葉萱收斂起表面上那興奮的笑容朝着王軍一家走過去。

隨之,王軍臉上掛着一絲笑容。

在葉家面前,王家還是老老實實的吧。

如果能夠和葉家搞好關係,那對王家有絕對的好處。

對着葉萱伸出手,

「葉小姐,你好,沒想到竟然能在這裏見到你。」

簡單輕輕握了一下手之後直接分開,對於這點尺寸的拿捏,王軍作為老油子怎麼會不知道呢?

葉萱微微笑了一下。

「也算是巧合,沒想到王先生一家也能來到這裏。」

附近的親戚們只要腦子不吭都知道這一定是來的大人物。

這來的幾個人每個人都雍容華貴,氣質絕塵,那絕對不是什麼人,他們也在好奇,為什麼老三一家能夠認識這種大人物?

薛勇和薛磊對視了一眼后,薛勇悄悄的走到了宴會之後。

「你們幾個!誰允許你們來到我們宴會?!現在立馬滾出去!」薛磊完全不客氣的吼道。

這一聲吼叫倒是讓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轉移到了這邊。

包括薛維。

薛維那默然的眼神盯着薛磊。

這個憨批恐怕不知道自己是在和誰說話。

當薛磊靠近之後,眼皮更是不斷狂跳,這三個女人真的是太美了,不管是那雙胞胎還是這身穿黑色大衣的女人。

簡直美的不真實一樣,只是為什麼這個黑色大衣女人這麼眼熟呢?

同時,薛磊的眼中也出現了一絲壞心思。

如果能和這三個女人共度良宵,恐怕這絕對能達到人生的巔峰啊。

「怎麼?表哥,這幾位都是我的朋友,看你的意思,你是不歡迎我的朋友?」薛維緩緩問道。

薛磊嘿嘿一笑。

只是那笑容非常猥瑣。

「表弟,不好意思,還真的不歡迎,這裏是什麼地方?三星級酒店!多少人也不一定能來三星級酒店,這裏是隨便讓人就能進來的嗎?當然,如果想進來當然可以,每個人五萬的宴會費,只要交了自然可以參加…」

薛磊話還沒說完,王軍從懷裏淡然的掏出了一張銀行卡。

「小夥子,我知道我們突然的到訪很不禮貌,這裏是三十萬,算是我們的宴會費,夠了嗎?」王軍淡淡問道。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直接無比嘩然。。 朱邪醒來的時候,勝村也已經醒了,瞪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跟他說話也不理會,餵了他一些水之後,朱邪像往常下樓練功。

走到一樓的樓梯口時,朱邪忽然聽到了地下室的位置有哼哼哈哈的聲音,好奇的走下去,發現地下室亮着燈光。

地下室整個就是一大空間,也沒有門,朱邪也是第一次下來,到這裏之後被眼前給驚呆了。

這地下室內擺放的儘是練功器材,練習木樁啊,等等之類,唐悅正在這裏練功。

她穿着一套黑色像是瑜伽服的練功服,緊緻的套裝包裹着曼妙的身姿,前凸后翹,正對着一個木人練拳,打的木人咔咔作響。

見朱邪走了上來,唐悅收功吐了口濁氣說:「來,我們打一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