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老闆,昨天給我這些名片的人說了,希望你回來之後,儘快聯繫他們。」二愣子說道。

「行!我知道了!」林辰軒點了點頭,就把名片放在了口袋裡,就算二愣子不說,他也會聯繫的,畢竟這些人,可都是錢啊!

二十多家知名餐廳,都收購他的菜……絕對是筆大生意!而且他賺的錢,肯定也會翻倍的!

「老闆,今天那種水,你沒有給我們準備!所以我們今天沒有澆水……」二愣子低著頭說道。

「我知道了,沒事!」林辰軒微微一笑,就算一天不澆水,也沒有什麼的!

「哦!那我繼續去抓蟲子了!」聽到林辰軒沒有責怪自己,二愣子才去放心的回到菜園裡,繼續抓起蟲子來了。

「辰軒?你的菜園不用農藥嗎?直接用手抓蟲子啊?」韓筱筱一臉不解的問道。

「嗯!當然是這樣了!純天然無公害嘛!」林辰軒點頭笑道,他的蔬菜重來沒有用過化肥和農藥,每當菜里出了蟲子,都是員工自己用手把蟲子捏下來的!

「哦……純天然無公害的蔬菜,一定比普通的蔬菜價格高吧?」韓筱筱若有所思的問道。

「當然了!」林辰軒得意的笑道,「我的蔬菜統一價,都是五塊錢一斤的!不過這一斤的蔬菜,包含了白菜,豆角,辣椒……茄子,等等等……一畝地的產量,平均在三千斤左右。八十畝的產量,就是二十四萬斤。能賣一百多萬呢!當然,這只是我蔬菜賺的錢!」

【在這裡向大家道歉,之前大綱設定弄混了,所以寫出來的設定是一畝地的蔬菜產量是三百斤。一畝地的蔬菜產量三百斤顯然不太現實。所以在這裡,向大家道歉。以後都是一畝地的蔬菜三千斤了。大家放心,以後劇情和設定都不會在亂了,一畝地三千斤的蔬菜產量。當然後期主角建設了溫室大棚之後,產量會提升的!】

「嗯!我明白了!」韓筱筱點了點頭,如果是這樣,那林辰軒的盈利,非常可觀啊!

「這樣吧!筱筱,你先跟著我去談生意吧?」林辰軒微笑著說道。他覺得韓筱筱上過大學,在談生意的方便,一定比他強的!

「好!」韓筱筱答應了下來,也收起了對林辰軒的輕視……說實話,之前她只是把林辰軒當成了一個鄉村企業家而已,一年頂多就賺十幾萬而已!沒卻沒有想到,林辰軒的盈利額,竟然高達了百萬!而且只是蔬菜的盈利額,在算上果園,小麥……那……

恐怕林辰軒將來的前途不可限量啊!既然這樣,待在他身邊工作倒也可以……畢竟她對林辰軒的人品,還是能信得過的!

由於收了林辰軒的一百塊錢,所以開計程車的司機並沒有離開,等了好一會兒,一直等到他快有點不耐煩了,林辰軒和韓筱筱才出現。

「大哥,大姐!你們接下要去什麼地方啊?」倆人上車之後,開計程車的司機滿臉微笑的問道。

「去羅曼餐廳!」林辰軒說道。

「羅曼餐廳?那可不在清源縣啊!價錢嘛……嘿嘿……」司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今天你的這輛車,我包下來了!」林辰軒沒有廢話,直接大方的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千塊錢,扔給了計程車司機,開口說道,「怎麼樣?夠了嗎?」

「夠了,夠了!」眼見林辰軒這麼大方,直接掏出了一千塊錢,司機沒有再說什麼了,連忙笑眯眯把錢收好,踩著油門就向鄰縣駛去。

畢竟他開一天,都賺不了這麼多錢啊!

羅曼餐廳是蘭苑縣最大的餐廳,幾乎比蘭苑縣的萬福樓還要大!雖然萬福樓是全國知名的品牌,但在蘭苑縣,卻被羅曼餐廳硬生生的壓了一頭,這可能就是所謂的強龍壓不過地頭蛇吧!

坐在車上,韓筱筱白了林辰軒一眼,小聲的說道,「老闆,就算你現在有錢,也不能這麼大方的扔錢啊……要學會理財嘛!」

「嘿嘿,我知道,今天是特殊情況嘛……」林辰軒笑呵呵的說道。在美女的面前,每個男人都想裝逼,林辰軒當然也不例外。

「好吧,希望你以後能當個好老闆,不要讓我們手下的員工失業!」韓筱筱語重心長的說道。

「不讓你們手下的員工事業?筱筱,你答應來我這裡工作了?」林辰軒興奮異常的說道。

「嗯!我答應了!」韓筱筱點了點頭,自從她看見了那八十畝的菜園之時,就覺得林辰軒的前途無可限量,或許他能夠成為第二個李秀林吧,自己待在林辰軒的身邊,肯定也會有一番成就的……

到時候口袋裡有了錢,就誰都不怕了!也不用在擔心有人自己嫉妒的美貌,也不用擔心那些色迷迷的老頭們盯著自己的胸看了!

「耶耶……」林辰軒高興的就好像一個小孩子一樣,竟然興奮的撲進了韓筱筱的懷裡,那張略微英俊的臉龐,在韓筱筱身上蹭了起來……

「啊……你幹什麼啊……」感覺聖地被侵犯了,韓筱筱頓時大驚失色,連忙推開林辰軒,滿臉紅暈的看著他說道,「林辰軒,你還不如那些色.狼老闆呢!他們只是暗地裡騷擾,而你剛才竟然撲過來了……」

「筱筱……你不要誤會……剛才我只是太開心了,太激動了……所以才會做出冒犯你的舉動,對不起……我向你道歉,我保證,以後我絕對不會在那樣對你了!」林辰軒伸出了三根手指頭,滿臉認真的說道。剛才他根本沒想占韓筱筱的便宜,只是一時激動而已!

。 「你也別生氣啊,我們這不是在積極的幫你找到解決辦法嗎?我現在算是看明白了,對方大概是針對你,就是想要搞你。你應該想想,自己最近,有沒有得罪過什麼人?」

「沒有。」

慕斯爵毫不猶豫的回道。

他做事,向來只在意自己的決斷,不關心別人的看法。

所以得罪誰,不得罪誰,他根本就不在乎。

「你別這麼絕對啊,我……」

百里燃的話還沒有說完,就看到屏幕上又出現了五個字:「色魔慕斯爵」

這下,慕斯爵直接從座位上起身,一步步朝百里燃走了過去。

「你幹嘛,這又不是我寫的,是人家對面發過來的啊!」

面對虎視眈眈的慕斯爵,百里燃莫名一慫。

「三天之內,要是查不出來,我就讓你爸,捉你回去繼承家業。」

這「兇惡無比」的威脅,百里燃的臉瞬間成了苦瓜。

「別啊,其實我也不是完全沒用,至少我剛才已經查出來,對方就在帝都。」

「就在帝都?」

慕斯爵眉頭微蹙。

帝都他得罪過多少人,他也不知道。

畢竟他不是人民幣,做不到每個人都喜歡。

但是要說情債,慕斯爵自認自己平時潔身自好,從來沒有四處留情的習慣。

然而對方竟然叫他色魔,讓慕斯爵第一次陷入深深的自我懷疑。

「嘻嘻嘻,還是師傅厲害。一下子,就把混蛋爹地那邊搞定了。」

祁明修的住所,宋可人一臉諂媚的朝祁明修樹起了大拇指。

師傅果然就是師傅,不僅三下五除二,就收拾了對面,還讓她自由發揮。

看着小祖宗在屏幕上打的那幾個字,祁明修也是一臉無奈。

「可人,你的身份特殊,以後不能這麼任性。不然要是那人知道你的存在,把你搶走,你媽咪怎麼辦?」

「他敢!我才不要他呢。他就是個混蛋,根本就不愛我。我只要媽咪,我不需要爹地。而且如果真的必須有爹地,我也已經有三個爹地了,大叔二叔和你,比我爹地還爹地。」

聽到小妮子這麼說,祁明修寵溺的摸着她的腦袋。

「好了,放心,有我們在,是不會讓他把你搶走的。不過你也要乖乖聽話,不準擅自行動,好不好?」

這次和他交手的,很明顯是世界頂尖黑客水平。

而且對方還和他掙扎了差不多半個小時,能有這樣水準的,全世界不超過五個。

慕斯爵找了外援過來,以後可人單獨行動,很容易被抓到把柄。

祁明修雖然支持宋九月報仇,但是僅僅是報仇而已。

他不會讓自己的女人,投入別的男人懷抱!

抨擊宋九月的報道,持續熱搜不下。

等她照常去慕家吃飯的時候,剛進院子,就被慕南笙給攔住了。

「宋九月,我問你,報道上那些,說的是不是真的?」

慕南笙雙手抱胸,皺眉看着宋九月,滿臉寫着怒氣。

虧她之前,對宋九月還有那麼一丟丟改觀,沒想到她竟然被宋九月被騙了,這樣的女人,竟然能嫁給他大哥,他們慕家,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 靳崤寒雖然面色不顯,但還是細細問清楚了小寶當時的情況,鹿喬兒坐在飯桌上吃着飯,注意到男人對自己意味深長的眼神,平生第一次竟然體會到了坐如針氈的感覺。

要是讓那些想找老大尋仇,但是又十分忌憚的人知道鹿喬兒此刻的樣子,怕是他們也不敢相信的。

靳崤寒從小寶的口中大概推測出事情的全貌,但還是發消息要徐霖調查事情的真相。

「我先上去了。」鹿喬兒知道男人是在關心自己,但是卻莫名因為自己沒有跟男人實話實說有點兒心虛的意味,她選擇了逃避似地回到了房間。

而靳崤寒吃完飯後,等著兩個孩子也吃完送他們回各自的房間,看着手機里徐霖給自己發來的資料。

徐霖:太太的身份已經暴露,很多人都盯上了她。

靳崤寒攥緊了手機,這結果與他推測的無異,他在下定決心要保護好她的同時,有點因為女人對自己的隱瞞而心生燥郁。

難道她還是對自己不夠信任嗎?

靳崤寒心生疑惑,選擇大步邁向了那個屬於自己和鹿喬兒的卧室,而正準備脫衣洗澡的她絲毫沒意識到危險的來臨。

鹿喬兒攥緊手中的衣服,看着突然打開房門的靳崤寒,面上雖然不顯情緒,但是微微抖動的手卻暴露了她此刻緊張的情緒。

這男人闖進浴室是要幹嘛……難道又要來親她?

鹿喬兒腦海中浮現出許多的畫面,但是靳崤寒卻沒想那麼多,只是走到了她的面前,說着徐霖發給自己的消息,男人低沉的聲線開口:「你知道有人盯上你了。」

鹿喬兒看着他嚴肅的樣子,不像是她的想像那般要對她做什麼,鬆了口氣的同時心中卻略微浮上了點失望的情緒,她沒有深想自己為何會有那種思緒的出現,只是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說道:「在所難免。」

靳崤寒和鹿喬兒其實都明白,他們倆無論是誰,被人盯上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靳崤寒就是在擔心鹿喬兒之餘,氣憤女人對自己的不信任。

「為什麼不跟我說?」男人走進鹿喬兒,緊盯着鹿喬兒,注意着她的神色。

鹿喬兒抬眸與他對視,滿是不解,自己說不說有什麼好重要的呢,畢竟她以前都是一個人挺過來的,絲毫沒想過要去尋求他人的保護。

見她一副沉默不語的樣子,以為自己心中的想法得到了證實,可是又沒辦法把氣往女人身上發,只是突然環抱住了鹿喬兒,低沉的聲音在她耳旁響起:「我會保護好你的。」

鹿喬兒微微一愣,沒想到男人就是想說這句話,之前的氣氛讓她還以為男人是生氣了,只是她不解他究竟是為何生氣罷了。

但是,此刻她敏銳地感覺到了氣氛的變化,因為靳崤寒環抱的動作,兩人的身體緊貼,曖昧的因子散發在了浴室這個空間,滿滿當當。

尤其是……她現在還衣衫不整。

鹿喬兒腦海里升起了幾個想法,但是她還是呆站在原地沒動,畢竟之前的幾次經驗告訴自己,如果是想好好洗完一個澡的話,現在還是不動的為妙。

而靳崤寒自然是感覺到了女人突如其來的僵硬,他將腦袋置於女人的肩膀上,突然悶笑一聲,他怎麼就忘記了呢,這女人向來是對感情的事情一竅不通的。

突然他心中的那點燥郁就消失了,感受到自己懷中的溫軟,難免心猿意馬,但是想到外界的危險,還是停下了腦海中想將女人拆之入腹的想法。

靳崤寒在女人身上呆了一會兒,就起身只是摸了摸鹿喬兒的腦袋,便轉身出了浴室。

而鹿喬兒則是微微愣在原地,這……這是放過她了?

不怪她多想,畢竟靳崤寒之前對自己的那些舉動,她剛剛還以為,在這樣的環境下,他也會……

但是鹿喬兒晃了晃腦袋,將腦海中多餘的想法晃蕩出去,繼續脫下衣物,準備洗漱。

而房門外的靳崤寒則是眸色一深,對着電話那頭的徐霖吩咐道:「將那些盯上她的全部攔住,必要的就處理掉。」

徐霖在電話那頭聽見男人冷冽的話語,忍不住縮了縮脖子,但還是回復道:「好的。」

他想到之前靳崤寒雖然也是不好惹的,但是也沒有這麼毫不留情,而如今三番兩次的下狠手,都是因為鹿喬兒。

看來,老闆娘還真是厲害啊!

靳崤寒掛斷電話后,聽着浴室里窸窸窣窣的聲音,陷入沉思,覺得自己應該做點什麼,畢竟百密一疏,自己難免會有疏忽的時候。

「加訓?」鹿喬兒剛出浴室,就聽到靳崤寒給自己的這個建議。

「嗯。」靳崤寒肯定的點點頭「我來訓練你,鍛煉鍛煉你的身手。」

這是靳崤寒剛剛想出來的一個方法,再強悍的武器也抵不過自己本身的強壯,他想到女人的身手,雖然已經很厲害了,但是自己或許可以教教她,讓她提升更多。

「好。」鹿喬兒欣然答應,畢竟有靳崤寒的教導,她的本事肯定會更上一層樓的,她沒理由拒絕。

靳崤寒眉峰一挑,他倒是沒想到女人會同意的這麼快,他以為自己還要費一番功夫才能勸說她呢。

隔日。

鹿喬兒早早得就被男人叫醒了,以往男人都是自己靜悄悄的離去,今天則是晃了晃自己,示意自己跟他一起起床。

鹿喬兒平日裏很有警覺,但是這麼多天呆在靳崤寒的旁邊,男人帶給她的安全感,讓她在這方面略微有些鬆懈了。

靳崤寒看到女人懵懵的睜開自己的水眸,就這麼獃獃地望着自己,與平日裏冷清的樣子截然不同,倒覺得這樣具有生活氣息的鹿喬兒也十分可愛。

但是,下一秒鹿喬兒的眸眼就恢復了清明,讓自己略微有些失望,但靳崤寒還是沒忘記自己叫醒她的目的:「晨跑。」

「嗯?」鹿喬兒詫異的抬眼看了看他,她以為的訓練,還以為是男人教授自己格鬥的技巧,沒想到居然是從晨跑先開始。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長安。

皇宮依舊是那個皇宮,朝堂也依舊是那個朝堂,只是和董卓或者王允時期的熱熱鬧鬧相比,多了幾分冷清寂寥。

和以前的上百名朝臣相比,現在上朝的不過十數,而且也不是文武分列,而是李傕的手下一列,郭汜的手下一列。按照禮制,這般站立排列肯定是違制的,但有膽子拂逆李傕郭汜的,至少在這個朝堂上,還沒有。

其實自從兩人佔據長安以來,除去跟劉協討要官職,他們壓根就沒上過朝。在這兩人看來,朝堂上說再多也都是白費口舌的無用功,完全比不上他們手中的鋼刀管用。而這次上朝,他們的目的和以前一樣,依舊是討要官職。

「稟告陛下,前日張燕部下來犯,我潼關守將朱朋大破之,梟首千餘,上百俘虜盡皆充軍,今……為表上奏,特請朱朋為武勇將軍!」

朝堂上,郭汜有些磕巴地背誦著賈詡教他的說辭,這武勇將軍聽起來威武,實際上卻是個空有名頭的雜號,安在朱朋身上,倒也合適。

劉協坐在龍椅上,按照以往,這般走形式的請命,他只管點頭便是了,可此次,他那隻藏在袖袍的小手有些生澀地掐動着,卻是罕見地沉默了起來。

「……陛下……」

一旁的小黃門出聲提醒,劉協才從卜算中回過神來,他掩飾著咳了一聲,隨即開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