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林涵若居然得罪了自己的父親。還讓太乙天帝不惜大動干戈的,直接屠了林涵若所在的無亂之城,現在又抓了那麼多劍修回來當人質,逼著林涵若出現。

這兩天發生的一……

《閑王追妻太招搖》第225章傳說中的藥師在確認了克萊恩是林若的學生后,克雷斯泰·塞西瑪也沒有耽誤時間,隨後就開始了對克萊恩的考察。

首先考察的便是克萊恩的魔葯消化程度,這方面克萊恩自然是完美過關。

其次就是在確認了克萊恩是通過林若這個老師知道扮演法后,又詢問了他是否有向他人分享。

「我並沒有直接告訴他們扮

《詭秘:外神竟是我自己》第十五章這是女神的意志(求訂閱) 「是我,我把那個小賤人和人約會的照片發到了他們學校的網站上。」陳紅並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大大方方的承認道。

「你做這些之前怎麼也不和我們商量一下,弄得我一點準備都沒有。」老太太倒也沒有覺得陳紅做錯了,那個賤人敢勾引她家俊俊,怎麼對她都不過份。

老太太介意的是陳紅做事之前沒有事先和她商量,弄得她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媽,我那不是怕您心軟嗎,您那麼疼俊俊,我怕俊俊要是沖著您撒嬌,您就什麼都由著他了。」陳紅對老太太解釋道。

「真當我老糊塗了,就算俊俊再怎麼撒嬌,我都不可能放過那個小妖精。」老太太撇撇嘴說。

「老大,你還愣著做什麼,趕緊追上去看看啊,要是俊俊出什麼事我饒不了你!」

老太太用力拍了一下兒子,瞪著眼睛說。

「唉唉,我這就去!」喬山啥也不敢說,追著兒子跑了。

等喬俊興再次回到出租屋的時候,已經是三個小時后了。

喬俊興一回家,就氣憤的質問到底是誰把照片上傳到網上去的。

「俊俊,你彆氣啊,這可不關奶奶的事,這全是你媽的主意啊。」眼見孫子神色不對,老太太趕緊撇清關係。

「媽?」喬俊興看向了他媽。

「是我做那又怎麼樣,媽都是為了你好,你怎麼就是不明白呢!」陳紅一臉心痛的看著兒子。

「什麼為了我好!你就是嫉妒,你見不得我身邊有別的女人,你把我當成你的所有物,你和那些網上的惡婆婆一樣,對自己的兒子有病態的佔有慾,你變態!」

喬俊興的話,讓喬山一家人感到震驚不已。

「你在胡說些什麼!」陳紅氣得快暈過去了。

自己的親兒子,竟然因為一個女人罵他的親媽變態!

她上輩子到底造了什麼孽,才會生出這種不孝子!

「喬俊興,你敢這麼和你媽媽說話!」喬山這時正好走進家門,剛好聽到了喬俊興的話。

喬山氣得衝上去就給了喬俊興一拳,把喬俊興打得嘴角都流血了。

「你又打我!」喬俊興捂著流血的嘴角,狠狠的瞪著他爸,那眼神像是在看一個仇人。

「打你又怎麼樣,有你這麼和長輩說話的嗎!這可是你媽!」喬山氣得全身顫抖。

對這個兒子,他是從小寵到大,沒想到到頭來就寵出這麼個不著四六的玩意兒。

早知道這小子是這種性子,他一出生就該把他溺死!

「你動手打孩子做什麼!孩子不聽話你不會慢慢教嗎!」看著寶貝孫子被打,老太太心疼的把孫子護在身後,指著喬山就是一頓數落。

「媽,這孩子都被您給寵壞了,您再這麼慣著他,他就要翻天了!」

以前看到自己親媽這麼寵他的兒子,喬山心裡充滿了得意。

整個喬家他們家俊俊在老太太心裡的地位,那可是誰都越不過去。

可是現在再看,喬山只感到了深深的無奈。

「俊俊只是一時沒想明白,你怎麼能怪俊俊,要怪就怪那個小賤人,都是她不好,教壞了我孫子!」

想到耿柔,老太太心裡的不滿又加深了兩分。

每次喬俊興去見了耿柔回來,對他們一家人的態度就像是對自己的仇人一樣。

在老太太的心裡,喬俊興之所以會變成這樣,全都是那個賤人害的,她孫子那可是最好的孩子。

「不准你這麼說小柔!」喬俊興一聽老太太又在說耿柔的壞話,氣得一把堆開了老太太。

老太太本來年紀就大了,冷不丁的被這麼一推,一個沒站穩就往地上倒去。

好在喬山反應快把老太太給接住了。

要是沒接住,就老太太這老胳膊老腿,以後還能不能站起來都不一定了。

「媽!」

「奶奶!」

陳紅和喬嵐趕緊過來扶人。

「喬俊興,你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你敢這麼對你奶奶!」喬山對這個兒子是越來越失望。

他不但罵他的親媽,還推了一向寵溺他的奶奶。

難道他們一家人加在一起的份量,還比不上那個他認識了沒多久的女人嗎!

越想喬山心裡越不是滋味,對這個兒子也越發失望。

「我……我……」喬俊興剛才就是一時衝動,推了人之後他馬上就後悔了。

可是看著一家人指責的眼神,他怎麼也說不出道歉的話,推開擋在他面前的陳紅,就悶頭跑了出去。

這一次,沒有人再出聲把他叫回來。

被喬俊興那一堆,把老太太推得都有些心寒了。

她自問對那孩子可謂是掏心掏肺的好,可沒想到到頭來她還比不上一個外頭的女人重要。

為了那個不要臉的小賤人,她從小當寶一樣疼到大的孫子,就能動手推她這個親奶奶。

以後那個女人要是想要她的命,孫子是不是也能毫不猶豫的把她殺了,只為了讓那個女人開心。

老太太想了很多,越想越感到心寒,整個人精氣神都快沒了。

「媽,您是不是哪裡不舒服,要不我們去醫院看看吧?」陳紅擔心的說。

「媽,您到是說話啊,你這樣一句話也不說,兒子擔心啊!」喬山的眼中滿是擔憂。

「媽沒事,媽回屋躺會兒,你們不用管我。」說完這句話,老太太就搖搖晃晃的走進了喬嵐的房間。

看著緊閉的房門,喬山夫妻擔心不已。

媽不會想不開吧……

喬俊興離家出走,並且罵了親媽,推了親奶的事很快就被喬海一家知道了。

報料者正是喬嵐,她可沒有什麼家醜不可外揚的想法。

再說了她只是說給喬家人聽,又沒有說給外姓人聽,有什麼關係。

「喬俊興還真不愧是被你媽給寵大的,這麼大逆不道的事也敢做。」馮素梅呵呵兩聲,眼神嘲諷。

「喬俊興的膽子也太大了吧,竟然敢推奶奶,他難道真以為奶奶愛他愛到被他打罵也無所謂的地步!」

不會吧,喬俊興不會真把自己看得這麼重要吧!

喬安仔細分析了一下喬俊興這個人,發現那小子確實很明白自己在老太太心中的地位。

。 張文傑默默的回想了一下丘比印在自己的腦中的協議,將能說的都說了,又將饕餮的特異從心臟中召喚了出來給親姐仔細打量。

和綉春刀時的表現相比,現在的特異表現的十分乖巧,平時就是呆在心臟處吸納吞吐自己體內的炁,在吃東西的時候,會傳來這個紅燒肉好吃,那個燉茄子難吃等等信息。

即便是被張文傑運炁將其從心臟中拽了出來,也沒有表現出焦躁等情緒,是而化作一團深藍色的炁團在張文傑的手掌中自娛自樂般滾來滾去。

在張修武嘗試接觸時,特異展現出強烈的抵抗狀態,看樣子並不喜歡,並給張文傑傳遞了煩躁的情緒。

不過在張文吉的堅持下,特意還是忍耐住了煩躁,被修武搓圓揉扁。

「唔,看來這個小東西對於你還是很安全的。」張修武一番檢測之後,算是鬆了一口氣「那麼接下來你想怎麼辦?」

張文傑撓了撓頭「怎麼辦?回家繼承養豬場啊?」

「我不是說家裡的事兒,而是你參加的那個什麼牌局?」張修武有時候對於自己這個偶爾會掉根弦的弟弟很是無語。

張文傑想了想,輕鬆的回答道「能怎麼辦,都簽了合同了,老實參加唄,反正能見識到不同的高手,想想還是很興奮了。」

確認過眼神,修武確認自家的傻弟弟完全沒想到這個牌局將會對他的生活造成什麼樣的改變。

國家處於百年未有的大變局之中,對於異人的看管基本以維穩為主,但是並不代表國家會對一個身懷穿越世界特異的異人放任不管,一旦被發現,被送到黑堡看管起來都算是法外開恩,格外仁慈的表現了。

正所謂打不過,就加入好了,自己也是有點關係的,運作一下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恩,你先回訓練營吧,這個事兒我來處理,一個星期之後,你的拍攝估摸著也就差不多,到時候一切順利的話,應該就能有結果了。」

張文傑臉色一垮,弱弱的說著。

「姐啊,能不能給我拍個助理經紀人啥的,每天跑來跑去太煩了。」

修武給了一個簡單易懂的眼神,輕啟朱唇「滾!」

於是張文傑跟著家姐灰溜溜的回到了訓練營,開始了為期一星期的高強度拍攝過程。

每天最開心的時候,就是幫同組的學員壓腿開筋的時候。

「傑哥!你一定要小心一點啊!我怕疼!」

「我你還不放心嗎,保證你舒舒服服的!」

「真的嗎。。啊~~~~~~~~~!」

「行了,保持住,下一個!」

剩下的時間,無論是跳舞還是練歌的時候,雖然張文傑都很認真,但是滿臉都寫著我要下班的痛苦表情。

終於在一個星期後,在別人依依不捨嚎啕大哭的情況下,張文傑一臉輕鬆的迎來了淘汰。

裝作悲痛的發表了一番離別感言,張文傑拎著早就收拾好的行李箱,哼著小曲溜溜達達的離開了拍攝現場。

坐上了親姐的大汽車,姐弟準備一起回趟老家。

登上飛機之後,張修武似乎想起了什麼,對著身邊滿臉寫著高興的弟弟問道。「天師府邀請咱倆去參加羅天大醮,說是要選拔下一屆天師,你去不去?」

「羅天大醮?老天師咋啦?」正放著行禮的張文傑立馬被吸引了注意力。

「估摸著是想要退休了吧。」

「啥時候?」

「一個月後。」

放好行禮坐到修武身邊,張文傑想了想,有些不確定「看看情況吧。」

張修武眼珠子一轉,便大約明白了原因。

「那個什麼牌局又開始了?」

張文傑點了點頭,看著姐姐略帶擔心的雙眼,握了握她的手。

「不用擔心,你是了解我的,從心的很!」

用力的抿了抿嘴,這一小段時間,張修武通過各種手段,很是了解了一下和自家弟弟類似的人物,結果很不好。

根據文檔描述,每年國家都會發現幾個類似張文傑這種人物,不過大都在表現出遠超於常人的能力之後,便會因為各種因素橫屍街頭。

偶爾一兩個一直存活的,也是性情大變,不是變得桀驁不馴,就是變得疑神疑鬼,對社會安定做出了巨大破壞。

當國家準備將其控制的時候,目標則突然暴斃,似乎只要有人察覺到了,目標便會被滅口。

雖然現在看來張文傑這個牌局操控著表現的很是平和,似乎並不在意被察覺,但是時不時代表著張文傑可能遭受更多的危險?或者其他更加可怖的原因?

不由得修武多想,畢竟是自己在世唯一的親人。

於是張修武置換了許多資源,只為能夠給弟弟打造一個更安全的環境。

等落地回家后,張文傑看著眼前正在到處做著大改建的養豬場,不由得張大了嘴。

「這裡以後將是你的專屬行動基地,經過國家背書的,只要你能成功的在牌局中按出來東西,咱姐倆就算是妥啦。」

不知該該如何表達感謝的張文傑緊緊的抱住了自己的姐姐,修武拍了拍有些失態的弟弟。

「不要撒嬌了,先去後山見見虎姨吧,我去看看消毒室,如果一切順利,你回來咱們就可以開始啦。」

抱了好一會,張文傑這才鬆開姐姐,邁步向後山走去。

虎姨是一條身長約三米長,修鍊有成的東北虎精靈,也是張家世代奉養的守護精靈,大約是盛唐時跟著虎姨搬遷到了這裡。

「啊啦,小傑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