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剛才,他已經與雷凌交過手,得知雷凌已經步入大能,這才讓他沒有暴跳如雷,強壓着心中怒火等待雷凌的出現。

而雷凌,看到烈布一身裝扮,與那赤面獠牙的樣子,他只是淺笑了一下,便自己找了個位置,坐在了烈布的對面。

陪同雷凌一起的司徒岳,他此刻站在門外一直沒有進入,但就算這樣,他還是感受到死亡的氣息,正向自己靠攏。

弄得司徒岳戰戰兢兢,躬身站在門外,連抬頭看向屋內的勇氣都沒有。

烈布盯着雷凌看了許久,狠狠咬了咬牙,緊握的兩手緩緩鬆開。

「雷凌,我想知道佩恩哪裏該死?」沉不住氣的烈布,終究還是率先開了口。

因為,他冷靜不了,完全沒有雷凌那般天塌不驚的心境,做不到雷凌那般從容不迫。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面對烈布的問話,雷凌給出的答案很明確,也很直接。

但烈布聽不懂,也不想聽懂。

雷凌殺了他的人,這就是在藐視他的存在,完全沒把他放在眼裏。

打狗也要看主人!

「哼!」

「你好狂!」

氣惱的烈布冷哼一聲,聲音如雷霆發怒,震的餐桌上的餐具顫動一下。

「沒辦法!」

「我就是有狂的資本!」

雷凌微微一笑,淡若清風,不曾有半點懼怕,反而毫不客氣強勢回應烈布。

實力?

並不是三言兩語,而是他雷凌有這狂的實力!

很顯然,雷凌的幾句話震懾到了烈布。

烈布不傻,倘若他敢動手,他絕對沒有把握拿下雷凌。

無可奈何的他,不甘心的咬了咬牙,隨後扭頭看向女管家道:「可以上餐了。」

聲音低沉,卻是鏗鏘有力。

女管家聽到后,瑟瑟發抖的點了點頭,這才一聲不吭退了下去。

在餐品還沒有上來時,雷凌與烈布四目相對,敵不動,他不動,兩人就這樣,硬生生等到飯菜一道道端了上來。

片刻間,桌子上已經是琳琅滿目,花式菜系,將上等的食材經過精雕細琢,變成了藝術品。

什麼戰斧牛排、三頭鮑、和牛、皆是貴中之貴的上品,甚至還有日式料理,刺身等等。

整整一桌子的菜,可是下了血本。

雷凌不禁唏噓。

他怎麼會想到,堂堂神判烈布,會這麼大方請他一個仇人?

這簡直太過豐盛,破費的不能再破費!

弄得雷凌到有些不好意思的抬手摸了摸鼻子。

隨後,美女管家親自推來一瓶冰鎮的香檳,這種貴族儀式感,讓雷凌不由感到受寵若驚。

「現在你有什麼感想?」在美味全部上齊后,烈布突然開口問向雷凌。

很明顯,他想要雷凌向他道歉。

他誠心邀請雷凌吃飯,可雷凌卻殺了他的人,所以這頓飯的意義也就變味了。

「感想?」

「希望不是斷頭飯就好!」

雷凌釋然一笑,到也沒有客氣,伸手接過女管家的端來的酒杯,便率先喝了一口。

「那可不一定!」

烈布咧嘴笑了一下,但笑的跟吃人一樣。

他兩眼盯着雷凌,雙手拿起刀叉,割下一小塊戰斧牛排上面的肉,放在嘴裏使勁的嚼。

「那也到無所謂。」

「反正都要先吃完飯再說對吧?」

「所以,我就借花獻佛,敬你一杯!」

雷凌無所畏懼,就算烈布再如何凶神惡煞,也嚇不到他這位嗜血龍王。

雷凌舉杯相邀,烈布到也很給雷凌這個面子,與雷凌舉杯相互敬酒,后一飲而下。

一杯酒下肚,雷凌也就不再客氣,揮動自己的刀叉,尋找自己愛吃的食物。

吃西餐,講究的是儒雅,高端有品味,但雷凌不需要,他要的是能夠吃得飽,簡單直接明了。

「我認識你父親雷天明!」

在雷凌吃着正興時,對面的烈布還是先開了口,打斷了雷凌用餐。

雷凌聽到后,他緩緩放下手中的刀叉,似笑非笑看着烈布問道:「請直接說明你的用意?我不希望在我用餐的時候,被人突然打攪!」

烈布聽到雷凌的口氣,他居然氣憤的咬了咬牙,隨後深深吸了一口氣,道:「我跟你曾經有一個約定,當你年滿二十歲后,讓你娶我女兒蒂娜!」

烈布說出此話瞬間,雷凌神色一怔,完全被烈布說的話給雷到了!

開什麼玩笑?

他的老爸已經死了,烈布突然說出這種話,完全就是死無對證?

況且,他喜歡的是花小蕊,那是他父母從他還呆在娘胎里,就已經訂好的娃娃親!

想到這裏,雷凌忍不住笑着搖了搖頭。

對面的烈布,看到雷凌一系列不正常的反應,讓他摸不清雷凌怎麼了。

「堂堂神判,竟然拿自己女兒終身大事,來誆騙我上當?」

「你不覺得這很好笑嗎?是你吃錯了葯,還是哪根神經搭錯了?」

一頓飯,就想占他便宜?

開什麼玩笑?

他雷凌可不是三歲小孩,隨便幾句話就可以瞞天過海!

「你不信?」

烈布老臉耷拉下來,目光很不善盯着雷凌問道。

「不信!」

「除非,你可以讓我爸起死回生,讓他當着我面說,我還能相信。」

雷凌並非故意在刁難烈布,那是因為他這種荒唐的事,簡直就是讓人笑掉大牙。

烈布氣惱,咬着牙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

面對雷凌不承認,他沒有直接發火,反而抬手伸向懷裏,取出一張摺疊的白紙扔到雷凌的桌子上!

「這是你父親寫下的承諾書。」

「白紙黑字,上面還有你父親的親筆簽名,你最好看仔細點!」

烈布一副信心十足,完全不像再說謊的樣子。

而且氣憤的表情,擺明就是有憑有據。

雷凌驚愕?

看到面前桌子上的紙,他神色古怪,他怕烈布會在紙上動什麼手腳!

至於婚約?

他完全不信,如果真的有這樁婚約,為什麼他會不知道?

還有,自己父親怎麼會讓自己娶他烈布的女兒?

總總原因,牽扯著雷凌好奇的心,想要弄個明白。

遲疑了許久,雷凌還是伸手拿起桌子上的紙,隨後緩緩打開一看,紙上的字跡,的確是自己父親雷天明的。

尤其是落款處的簽名,那是自己父親獨有的字體,外人根本模仿不出來。

至於紙上的內容,就那麼簡短几句話,等他雷凌年過二十,就與烈布女兒履行婚約。

「這不可能?」雷凌眉頭緊皺,信紙上的內容,讓雷凌無法接受。

他不相信,自己父親會做出這麼愚蠢的事情。

「不信?」

「哼!那可由不得你,這白紙黑字寫的明明白白,由不得你反悔!」

烈布冷笑。

他可是理直氣壯,心平氣和坐下來跟雷凌來談,但絕對不會允許雷凌毀約。

「烈布!」

「你明知道這不可能的事情,你為什麼還要這樣做?」

雷凌心裏已經有火,此時暫且不論承諾書是真是假,他想弄清楚,烈布到底有何目的?

「世上沒有不可能的事情。」

「你能當我烈布的女婿,這對你來說是無上的榮耀。」

「至於我跟你父親的約定,自然關係到雙方的利益。」

「不過,現在還沒有談到那一步的時候,我只想知道,你何時兌現承諾?」

烈布笑了,笑的很得意。

他與雷天明說不上知己,但是十分熟悉的朋友。

至於為何會扯上婚約,恐怕現在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哈哈!」

看烈布那個信心滿滿的樣子,雷凌忍不住大笑出聲。

這種無稽之談,竟然會出現在他雷凌的頭上?

他可不想被人說自己薄情寡義。

「那可能會讓你失望!」

「我已經有老婆,而且不止一個,至於你女兒,我不要……!」

笑聲過後,雷凌瞪大眼睛與烈布對視,說的那般斬釘截鐵,乾淨利落!

「你再說一遍?!」烈布瞳孔睜大,聽到雷凌這麼拒絕了自己的好意,他已經嚴重受到了羞辱。

他堂堂光明神社三司之首,裁決神判首座,竟然就這樣被人拒絕,藐視他的威嚴,他已經是忍無可忍!

雷凌淡然一笑,重新拿起刀叉享受這豐盛的美食。

他不是怕烈布,而是不想與這種痴心妄想的人,來浪費自己的口舌。

一口和牛,一口酒,回味無窮。

懂得享受,才懂得活着的價值!

面對雷凌視而不見的樣子,烈布可是怒火中燒,眼珠子都快冒出來了!

然,雷凌仍舊淡定,一邊享受美食,一邊喝着香檳,吃的那個才叫香。

啪!

一直被藐視的烈布,實在無法忍受雷凌這樣侮辱自己,他怒而抬手,拍案而起,兩手抓住桌角,竟然要掀翻桌子,以此來警告對面雷凌,他已經怒了!

「嗯?!」

可在烈布咬牙用力時,桌子竟然紋絲未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