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只有用林羽和他家人的鮮血,方能洗刷自己的恥辱!

「你沒有這個機會!」

林羽滿臉自信的看着神道宗,眼中陡然爆發濃烈的殺機,「明天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好!讓老夫看看,咱們到底鹿死誰手!」

神道宗不再啰嗦,搶先一步向林羽發動攻擊。

他已經迫不及待的要斬殺林羽!

只見神道宗大手一動,強大的真氣瞬間捲起滿地的積雪。

頃刻之間,一把以積雪凝聚成的白色長劍,帶着破風的聲音,劃破長空,直奔林羽而去。

長劍所過之處,雪花飛揚。

地上,留下一道恐怖的溝壑。

感受着神道宗的所帶來的威脅,林羽也不敢怠慢。

在長劍襲來的剎那,林羽強大的真氣傾瀉而出。

針尖對麥芒!

兩人一上來,便是全力的攻擊。

高手過招,沒有誰會選擇留手。

一招之差,或許便能要了人的性命。

「轟!」

真氣與雪劍撞在一起,發出一陣劇烈的爆炸聲。

真氣四散,雪花飛濺。

爆炸的餘波,將兩人都逼得後退數步,在雪地上留下一道長長的划痕。

漫天雪花中,兩人隔着幾十米的距離相望。

神道宗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之色,「難怪音兒會看中你,果然有幾分本事!便是我崑崙神族,也沒有你這種絕世天才!」

「過獎了!」林羽呵呵一笑,心中同樣驚訝。

即使自己率先發動偷襲,已經讓神道宗受傷了,神道宗竟然還擁有如此可怕的戰力!

崑崙神族,果真是不能小覷啊!

雖然他們很狂妄自大,但也確實有着狂妄自大的資本!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

神道宗冷笑一聲,再次向林羽發動攻擊…… 褚雲希懷著身孕,從這麼高的地方摔下來,會出大事的。

不管她想幹什麼,秦舒都不能眼看著這一幕發生。

一切都在電光火石之間。

秦舒衝到樓梯底下的時候,褚雲希剛好從最後一級台階上掉下來。

她不假思索地伸出雙手,接了一下她的身體。

褚雲希的重量壓在她身上,連帶著讓她也摔倒在地。

雖然她幫褚雲希託了一下,可是從這麼高的樓梯上摔下來,不可能不受傷。

秦舒下一秒就聽到了褚雲希痛得直抽氣的呻吟聲。

她頓時也顧不上自己剛才摔倒時膝蓋受了傷,忙爬起來,朝褚雲希看去,目光下意識地落在她的腹部,然後往下……

幸好,沒有出血。

鬆了口氣的同時,仍不能大意。

首發網址et

秦舒趕緊捉住了褚雲希的手腕,打算給她診脈。

卻被用力地甩開。

「你幹什麼?別碰我!」

秦舒抿了抿唇,冷靜地說道:「讓我幫你。」

褚雲希忍著渾身四處傳來的痛意,定定地看了秦舒好幾秒,眉頭一皺,輕蔑地說道:「用不著!」

說完,便掙扎著要從地上爬起來。

秦舒提醒道:「你懷著孕最好不要亂動,先讓我檢查一下胎兒的情況,否則很容易出事的。」

褚雲希卻彷彿壓根兒沒聽到她的話,依舊不管不顧地要從地上爬起來。

見狀,秦舒的眸光微暗,不由分說地出手將她按住。

褚雲希發現自己掙脫不開她的力道,忍著痛,氣惱地諷刺道:「秦舒,我跟你向來不和,你少在這兒假好心!我不需要你的幫助,你給我放手!」

沒錯,她們從來就不是一路人。

之前沒怎麼鬧矛盾是因為褚雲希嫁到了陳家,兩人平時根本沒有見面的機會。但這不代表她們倆的關係就因此而緩和。

不過,秦舒出手幫她也並非完全處於好心。

在褚雲希惱怒的注視下,她竟然點了點頭贊同對方說的話,然而手上卻沒有半點放鬆。

她沉靜地說道:「我剛才都看見了,你是故意從樓梯上摔下來的。你想幹什麼?別告訴我,你是故意用這種方式,想流掉肚子里的這個孩子……」

說完最後一句話,秦舒的目光不曾從褚雲希臉上移開。

看到她一閃而過的心虛反應,無疑篤定了自己的猜想。

秦舒加重了語氣,繼續質疑道:「如果你不想要這個孩子,可以去吃藥,去動手術。為什麼偏偏要用這種方式?而且……選擇這個地方?」

褚雲希的行為,讓秦舒不得不懷疑她的居心。

褚雲希咬著牙沉默,不敢和秦舒對視,更別說回答她的質問了。

她憋了好一會兒,才咬牙說出一句話來:「你別胡說,我、我沒有……」

秦舒卻懶得跟她計較這些,直接抓過她的手腕給她診脈,淡淡地說道:「不管你有什麼打算,我不會讓你的孩子在這兒出事。」 「不必理會他,正如你在各個階層留下的發言般,你便是你,不是大魔法師,更不是那位大人的傀偶。」

如沐春風的聲音從明明沒看到任何物體的身旁發出。

原本正死死防禦、被眼前層層囚禁者夾帶魔力洪流襲擊心靈的魔術王,頓時感覺周圍環境變得輕鬆無比。

沒錯,余就是余,怎麼可能會成為前世的提線傀偶?

時至今日的所作所為,皆發乎內心。

至少在魔術王看來,以前經歷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選擇。

攻擊心靈的魔力被漸漸壓制下去,魔力感知在此刻恢復到五米開外的距離。

並且能直觀感受到,面前被囚禁在權杖刑架上的【人類】,所釋放出的魔力正急劇收縮。

「初次見面,大人。」

忽然,身邊泛起一陣柔和光輝。

在腳下水晶地板、牆壁的映襯裡,顯現為柔和的藍光。

那團初開始十分模糊、看不清形體的藍光。

隨著時間漸漸聚合、成型,並最終幻化出有模有樣的人形。

「這副軀體乃是我按照大人您所在的種族模仿獲取,若是有什麼違和的地方,還請指正。」

莫名其妙間,一位氣場強大、即使看上去很年輕,但如利劍般犀利的眉宇透露出絕對強者的氣息。

不知為何,魔術王總是會將這類人與皇甫珪聯繫在一起。

抱著警惕態度、保持距離打量,才發現相較於普通人而言,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還口口聲聲稱呼他為大人的神秘者,渾身上下還隱隱約約覆蓋著一層藍光。

使用是魔力感知掃視過去,也能體會到其體內不加掩飾的極為澎湃洶湧魔力蘊藏,比之滅世奴級別有過之而無不及。

甚至魔術王產生一種對方能與擎天魔樹匹敵的想法。

要知道那佇立在魔動山脈內已然被摧毀的魔樹,是從古時起紮根於魔力最為濃郁的區域、並作為獲取實體的元素之靈演化而成。

那種存在單純論魔力量,比之毀滅教幾大宗主加起來怕是都要高出一大截。

但擁有如此龐大力量的代價,便是元素之靈除了能運用本身能力作戰外,卻無法得到體內龐大魔力的通路支持。

簡單來說,即使對方魔力量再怎麼強大,也無法將體內魔力總量的百分之一發揮出來。

只能憑藉先天靈體獲取實質物質的方式,進行單純的物理攻擊。

不過若是達到擎天魔樹那種級別,能不能使用魔法已經沒太多必要了。

真正令大魔法師轉世感到震驚的是,眼前絕對擁有不低智能的藍光凝聚而出的形體,擁有匹敵擎天魔樹的魔力量!

難道這傢伙也是元素之靈?

似是看出久久不語的魔術王心中抱有何種疑惑,那位伴隨藍光出現的形體道:

「正如大人您所見,我是由單純的魔力源具象化形成的影像。簡單來說,是我身為擁有智能魔力源、在您眼中的投影。」

「我脫胎於您眼前、您前世曾經留下的【御魔權杖】。可以理解為我和御魔權杖相伴相生,才能讓這把本沒任何智能的武器,平穩地將亘古禁忌迷宮迷宮運作數百年之久。」

還不等大魔法師轉世做出回應,旁邊被束縛之人突然大笑道:「哈哈哈,沒錯!就是這傢伙利用當初你設下的裝置,把本座從數百年前便壓制到現在!若是沒有它的存在,本座早就能掙脫【星魂鎖】的禁錮,重臨外界對那些人逐一清算了!」

魔術王皺眉,不知對方為何要在此時給自己提供這麼多信息。

黑袍人將目光重新放在那忽然出現、所謂與御魔權杖相伴相生者,試圖從對方接下的發言里獲取答案。

「抱歉,如果您想知道此人究竟是什麼身份、到底有何能力、又是怎麼被鎮壓於此的,我無法回答。」

光芒凝聚出的個體帶著遺憾的語氣回應魔術王的眼神:「自我從御魔權杖中覺醒意識,便得到天生要鎮守於此、防止此人逃脫的使命。數百年來,我利用御魔權杖的權能,抽取對方體內幾乎每時每刻都在大量湧現的魔力,並以此為養料供應整片迷宮。」

看來對方並不是刻意隱瞞或敷衍自己,是在所有一切都準備就緒后,才獲得其本身意志、安排在此地進行重複工作。

原來那被禁錮著所謂「你也是他的傀偶」指的便是眼前這位、具象化存在的守護者。

說到底,具象化存在究竟是什麼?

大魔法師轉世初來乍到,有許多問題都需要對方來引導、理解。

哪怕此地是數百年前【自己】親手創造,如今丟失那部分記憶的大魔法師轉世,根本無法理解剛才對方提到的多種原理。

「那麼,余到底能否取走御魔權杖?」

現在這才是魔術王最應該關心的問題。

至於其他東西只要不會妨礙到這個目的達成,不去理會又如何。

只見對方似乎是動用了某種能力,將被禁錮者話語能力剝奪後轉頭對魔術王說:

「如果是您想帶走御魔權杖,我自然不會阻止。但竊以為,大人您需要先了解取走權杖後會給此地、乃至世界帶來何種結果。」

「洗耳恭聽。」

「首先,御魔權杖是您的前世留在此地,專門為鎮壓此人製作出的魔法武具。能力是【回溯】所有魔力、並能對被回溯的魔力進行掌控。換句話說,便是利用這把御魔權杖,能將範圍內所有屬性魔法的魔力,統統回溯到正常魔力的狀態。」

聽到此處,大魔法師轉世即使對魔法的知識再愚笨,也能理解其中的含義:「換句話說就是無效化範圍內所有魔法?」

「不僅是無效化那麼簡單。」

出現在此的守護者看了眼身旁被禁錮的人類,後者報以奸詐的笑容回應。

「若是只能無效化魔法,根本束縛不了您眼前這傢伙。御魔權杖的回溯,能剔除魔力內所有效果,將之變為最純粹的魔力形式,並對這些被回溯影響的魔力進行操控。」

既能讓魔力回溯為所有效果都被剔除的狀態,又能對魔力進行操控,不是自相矛盾嗎?

迎著魔術王依舊無法改變的疑惑,對方只好換一種方式解釋:「您可以理解為,御魔權杖能刻印的【回溯】魔法,是利用回溯概念對周圍魔力進行持續不斷的清洗,而整個持續回溯過程中,御魔權杖能對【正在】被回溯的魔力進行簡單控制。就像普通人即使無法使用魔法,也能對體內普通魔力產生感應般。是一種先後順序問題,且這種操控並不是【掌控】,而更像是引導。」

大概能理解為回溯魔力為一部分、被回溯魔力又是一部分,且回溯過程是持續的,所謂操控也並不像自己天賦魔法那樣使用指令完全掌控那部分魔力······吧?

或許是大魔法師轉世魔法基礎太差,也可能是因為對方本身不過為御魔權杖生成的意識。

即使能對這件鎮魔器的能力進行靈活運用,卻無法解釋清其間的原理。

對魔術王來說,光是將範圍內的魔法無效化,強迫對付與自己進行變形者能力全開的肉搏戰,加上星鑽武器助力,幾乎就無敵了啊!

到底是何等失敗的魔法師,才會想著讓別人不用魔法和自己進行白刃戰。

魔術王內心對自己毫不留情的吐槽,但不影響他對眼前這柄鎮魔器產生想要獲取的慾望。

就現在他了解的各方戰力來說,應該沒任何一人能穩穩壓制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