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尼克胡瑞慌不擇路的解釋,但解釋如果有用,那還要真理做什麼?

一刀砍斷尼克胡瑞左手上的利爪,又是一刀將他整個右臂都卸下來。

接着,白鬍子放下手中叢雲切,一手掐住尼克胡瑞的腦袋。

白色的光團從他的手中浮現,白鬍子生氣了!

——————

金黃色的菠蘿秀髮被鮮血侵染,滿嘴的牙齒不剩幾個。

身上的傷勢已經遠遠超出不死鳥的恢復速度。

馬爾科也不行了!

「在你們兩個垃圾身上浪費這麼長時間,我還真是一個失敗者!」

自嘲的說了一句,當然這只是尼克胡瑞的自嘲,只有他自己能夠這樣說自己,別人不行!

「去死吧!」

毫無疑問,馬爾科還活着。該來的人終於來了!

暴怒的白鬍子攜帶雙色霸氣和震震果實能力的一刀直接劈開尼克胡瑞的半截身上。

比斯塔和蒂奇快速將不省人事的馬爾科和皮爾斯抬上小船。

時間回到一天前。

新聞王摩爾岡斯來到莫比迪克號,說是有重要情報要告訴白鬍子。

「……」

奉紅王的命令,摩爾岡斯將馬爾科這段時間的經過和馬爾科即將與宇宙海賊遭遇的事情全部告訴白鬍子。

這也是為什麼戰鬥僅僅過去兩個小時紐蓋特就能趕到的原因,他們可是提前了一天到來。

「你,竟然,如此對待老子的兒子!」

面色陰沉,很久沒有動手殺人的愛德華紐蓋特此刻殺意大發。

「這才是真正的老爹啊!」

蒂奇感慨一聲就被喬茲拉過去。金黃色的菠蘿秀髮被鮮血侵染,滿嘴的牙齒不剩幾個。

身上的傷勢已經遠遠超出不死鳥的恢復速度。

馬爾科也不行了!

「在你們兩個垃圾身上浪費這麼長時間,我還真是一個失敗者!」

自嘲的說了一句,當然這只是尼克胡瑞的自嘲,只有他自己能夠這樣說自己,別人不行!

「去死吧!」

毫無疑問,馬爾科還活着。該來的人終於來了!

暴怒的白鬍子攜帶雙色霸氣和震震果實能力的一刀直接劈開尼克胡瑞的半截身上。

比斯塔和蒂奇快速將不省人事的馬爾科和皮爾斯抬上小船。

時間回到一天前。

新聞王摩爾岡斯來到莫比迪克號,說是有重要情報要告訴白鬍子。

「……」

奉紅王的命令,摩爾岡斯將馬爾科這段時間的經過和馬爾科即將與宇宙海賊遭遇的事情全部告訴白鬍子。

這也是為什麼戰鬥僅僅過去兩個小時紐蓋特就能趕到的原因,他們可是提前了一天到來。

「你,竟然,如此對待老子的兒子!」

面色陰沉,很久沒有動手殺人的愛德華紐蓋特此刻殺意大發。

「這才是真正的老爹啊!」

蒂奇感慨一聲就被喬茲拉金黃色的菠蘿秀髮被鮮血侵染,滿嘴的牙齒不剩幾個。

身上的傷勢已經遠遠超出不死鳥的恢復速度。

馬爾科也不行了!

「在你們兩個垃圾身上浪費這麼長時間,我還真是一個失敗者!」

自嘲的說了一句,當然這只是尼克胡瑞的自嘲,只有他自己能夠這樣說自己,別人不行!

「去死吧!」

毫無疑問,馬爾科還活着。該來的人終於來了!

暴怒的白鬍子攜帶雙色霸氣和震震果實能力的一刀直接劈過去。

。 傍晚的時候有人按門鈴,蘇葉放下碗筷去開門,很快回來說有一個叫盛一鳴的要找李錦。蘇葉望着李錦,等着她的反應。

「跟他說我沒空,讓他以後也不要來了。更不要往這裏寫信。」

李錦說完繼續喝素湯,現在她知道了,一日三餐和葯浴睡玉板床都是學習秘術的條件,只有持續不斷靜心修習,五年以後才有可能學成秘術。任何一點心思波動都會影響修習秘術的成果。

李木堂說當年他是學成秘術以後才遭遇家庭變故的,如果在沒有學成秘術之前遭遇那場大火,恐怕他一輩子也學不成秘術,心思變了很難再恢復純凈,沒有純凈的心思就無法發揮秘術的精髓。

「那我去跟他說。」

盛一鳴溫文爾雅,蘇葉對他的印象很好,把李錦的話複述給盛一鳴,看到盛一鳴眼裏的失望,她也跟着有些傷感,安慰盛一鳴等李錦在這裏養好身體會去看他,盛一鳴急忙擺手。

「我知道她要這裏休養五年,祝她早日康復。五年以後我再來看她吧!」

盛一鳴朝院子裏探了探頭,希望能看到李錦的身影。在他的印象中,李錦還是那個渾身不能動失去生氣的小女生。可惜院子裏只有斜陽殘照,看不到李錦的倩影。

蘇葉連忙點頭,正要關上大門,盛一鳴又說:「麻煩阿姨幫我轉告李錦,我已經考上航空學院了,謝謝她為我做的。」

「她為你做了什麼?」

蘇葉一頭霧水,盛一鳴沒有說話,露出一抹微笑轉身大步離開了。

一直看着盛一鳴的背影消失在小巷蘇葉才關上大門。

小姑娘招桃花,兩個來看她的少年都是如此優秀,換作旁人早心猿意馬了,她卻穩穩噹噹地,並不把兩個少年看在眼裏。

蘇葉暗自哂笑,彷彿想起了自己的花季雨季。

蘇葉回到飯廳的時候李錦已經離開了。李木堂已經教會李錦調製葯浴水,李錦決定把葯浴用的藥材提前準備好,按每天用量分成等份,到時候只要拿一份藥包放進葯池裏煮就可以了。

李木堂不置可否。現在家裏沒有外人在,不用擔心藥方外流,李錦這樣的做法倒也省事。

蘇葉跟李木堂說起盛一鳴要交待給李錦的話,李木堂嘆息一聲。學秘術的人最好一直獨身,不然萬一被另一半看到煥言后的模樣會引起慌亂,秘術之所以稱為秘術,就是要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那你不是也結婚了嗎?難不成還想讓李錦當老姑娘終身不嫁?我看那兩個少年都不錯,都是值得託付終身的。現在李錦年紀小不懂兒女情長,等她再長大一些,不用你看着,她自己也會處理感情的。我可不想她終身不嫁人。」

相處幾天,蘇葉已經把李錦當成自己的女兒一樣看待了,以前從來不會跟李木堂爭論什麼,今天為了李錦的將來搶白丈夫不少話。說完意識到她對丈夫的態度有些急躁了,又上前給李木堂按摩額頭。

關起門來自成天地,不用再對外人日夜提防著,夫妻倆的關係也從未如此地如膠似漆充滿甜蜜。

。 但是但是毫無疑問,白的這個術要比鼬的轉寫封印高明得多。

「怎麼了?寧次?」

天天見寧次發獃,好奇地湊過來詢問,寧次回過神來搖搖頭,將捲軸捲起來。

「沒什麼,就是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情而已。」

天天歪著頭,有些好奇地看着寧次手中的捲軸。

「我記得……這個是魍魎的捲軸吧?也不知道白給魍魎做了一個什麼樣的身體,還真想提前看看呢,說起來,白竟然能憑空創造一具身體,這已經有些超出醫學了吧?」

「誰知道呢,有大蛇丸在的話,要做到這種事情也不是一件難事,不過你這麼一說,我倒是也非常好奇,魍魎到底會變成什麼樣了,畢竟之前魍魎的形象我是一點都不敢恭維啊。」

「叩叩叩!」

就在這時,房門突然被敲響,寧次和天天齊齊一愣,一起看向門口,同時白的聲音也在門口響起。

「寧次大人,方便我現在進來嗎?」

「啊,進來吧,門沒鎖。」

得到寧次的答覆,白推開房門進入房間,一來到寧次面前,白便拿出了一個捲軸遞給寧次。

「寧次大人,這個給您,原本我是準備等我自己研究得出結果之後再直接把結果給您的,但是現在我已經和迪達拉組隊了,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做研究,因此只能把這個提前交給您了,還請您保管好。」

「哦?什麼東西啊?搞得這麼神秘。」

雖然白的表情顯得十分鄭重,但是寧次卻並沒有顯得非常在意,隨手將捲軸接過打開,然而一看到捲軸里的內容,寧次便瞳孔猛縮,不可置信地瞪大了雙眼,捲軸上最開始的兩個字便是「木遁」,後面則是白自己寫的一系列理論猜想。

「這,這是!」

捲軸上的內容讓寧次越看越心驚,能夠在實踐之前就得到這種猜想,就連寧次都不得不由衷地感嘆一句白的天才。

寧次的震驚似乎極大地滿足了白的虛榮心,讓白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緊接着開始解釋起來。

「寧次大人,這捲軸上的內容只是我的一個猜想,是在研究完了柱間細胞之後得到的猜想,還並沒有得以驗證,所謂的木遁是由水遁加上土遁形成的,可是您不覺得很奇怪嗎?這世界上擁有水遁與土遁的忍者並不少,但是卻沒再出現新的木遁,甚至就連柱間的血親都不能掌握,很顯然木遁冰不是簡單屬性結合的產物,除了水遁與土遁之外應該還需要第三個條件。」

將目光從捲軸上挪開,沖着白點點頭。

「嗯,繼續說下去,你認為的第三個條件是什麼?」

「是!寧次大人,在我研究柱間細胞之前對於這第三個條件也非常迷茫,不過在研究了柱間細胞之後就有了一些猜測,柱間的細胞非常特別,它能在各種條件下都保持極高的活躍度,以至於當將柱間細胞移植到別的個體上之後,別的個體的細胞都會被柱間細胞吞噬,寧次大人,您認為是什麼導致逐漸細胞擁有這麼高的活躍度的呢?」

白突然拋出這樣一個問題,而幾乎瞬間寧次的腦海中便冒出了一個詞。

「生命力?」

「沒錯!寧次大人,正是生命力,柱間細胞之所以這麼活躍是因為柱間細胞本身極具生命力,我認為正是這份生命力才讓柱間擁有了木遁,樹紮根於土中,被水灌溉后便能茁壯成長,水遁加上土遁鑄就了木遁能夠茁壯成長的基礎,那麼木遁本身的種子從何而來呢?無論是泥土還是水流都不會憑空出現能產生生命的種子,能產生生命的唯有生命的傳承!那麼,將生命力注入到水遁與土遁之中,是否就是產生木遁的關鍵呢?」

「啪!」

白的話就如同驚雷一般,在寧次腦中響起,捲軸直接從寧次手上脫手掉到地上。

儘管寧次身為一個穿越者,幾乎可以說是知曉這個世界大多數的真相,可是對於木遁的了解並不多,寧次只知道木遁很強,柱間細胞就是忍界的「萬金油」,不管幹什麼,不管身體出了什麼問題,用柱間細胞准沒錯,就算沒有效果,那肯定也不會變得更糟糕。

除了這些之外,寧次對木遁也就並沒有了解多少,儘管白口口聲聲說這只是他還沒有驗證的猜測,但寧次卻有非常強烈的預感這是真相。

「將自身的生命力播種到泥土與水中孕育出樹,真是個了不起的發現啊,白!」

寧次的興奮表露於行,白也因為得到了寧次的肯定而露出笑容。

「寧次大人,雖然我移植了柱間細胞,但是我目前並沒有土遁查克拉,而迪達拉卻是個土系忍者,如果他能夠配合我的話,說不定我們能聯手施展木遁,這也是我為什麼會突然想起來這件事的原因,但是木遁一事太過重大,迪達拉畢竟不是完全忠心與您,所以我特地來向您確認,這件事能否讓迪達拉參與進來!」

白這麼一說,寧次立馬思考起來,過了一會兒緩緩搖頭。

「雖然迪達拉偏向我們,但是他還是屬於外人,我們現在並不着急需要木遁的力量,這件事再等等,等我覺得迪達拉已經完全站在我們這邊了之後再重啟這件事情。」

「是!我明白了!」

白非常鄭重地點點頭,不過又立馬想到了什麼,接着開口。

「對了,寧次大人,如果您稍微努努力的話可以自己先驗證的,天天擁有水屬性查克拉,只要您能夠提煉出土屬性查克拉就能開始實驗了,並且如果是您的話,實驗結果更加有說服力!」

「哈?我來驗證?還更有說服力?你在開玩笑吧?我又沒有柱間細胞。」

寧次被白說得一愣,一臉的茫然,完全不知道白這是什麼意思。

冰盾是由風遁加上水遁形成的,天天在得到了冰盾之後自然擁有水遁,白說讓寧次自己努力弄出土遁,對於寧次來說其實也並不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這種事只要願意花時間是一定能成功的,但是寧次並沒有移植柱間細胞,在寧次看來白讓自己驗證簡直就是無稽之談。。 0500煮熟的鴨子飛了

嗯?鳥呢?

尼瑪!

下一刻,齊鴻禎粗**吼起來。

只因,齊鴻禎邊想邊走到鳥型坑前,伸手準備去抓金麻雀時,咔擦一聲,地面一下崩塌了。

地下出現四個鳥型通道,分別伸向了四個方向。

而本該躺在坑裡面的鳥沒了!

靠,煮熟的鴨子飛了!

這一幕,讓齊鴻禎懵了。

這該死的金麻雀不是昏死過去了嗎?

可現在看來,結果很明顯,之前應該是金麻雀故意為之,假裝昏死過去。

終於五百章了,近百萬字的編寫,盡量全盡的修鍊體系,希望大家能夠喜歡,給予肯定的投票收藏鼓勵,謝謝了!

其目的就是為了迷惑齊鴻禎,好趁機借屍還魂后暗度陳倉,直接土遁打洞逃走。

「還真是狡猾的鳥啊,可是,想走?沒那麼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