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巴雷特退到數十米外,脖頸處,還在不斷噴著血。

他知道。

他這一定是被傷到頸部大動脈了。

無名在獄神殿的作戰頻道中,聽到巴雷特的叫聲。

他用狙擊槍的高倍瞄準鏡一看。

看見巴雷特的脖頸處,鮮血濺射,按都按不住。

無名急忙扔下狙擊步槍。

他縱身一跳,就從獄神殿的堡壘上方跳下,迅速向著巴雷特所在的地方飛奔過去。

「無名,回去,別管我。」

巴雷特看見無名扔下狙擊步槍,向他飛奔過來。

知道這樣,可能會錯過殺掉艾瑞克的機會。

巴雷特就急忙在獄神殿的作戰頻道中,大聲吼道,「無名,你快回去,去殺了那混蛋,去啊。」

無名沒有回頭。

巴雷特是他的戰友,更是他的兄弟。

艾瑞克要殺,兄弟的死活,無名不能不管不顧。

如果殺掉艾瑞克,就要犧牲一個兄弟。

那無名寧願放艾瑞克離開,因為,他不想看到任何一個兄弟犧牲。

無名的身影,在樹林中,幾個曲線折射后,他就來到巴雷特身邊。

「傷到大動脈了,你別動,給我好好坐著。」

無名迅速脫下一件衣服,用力按壓著巴雷特的傷口,想要把血止住。

無名不是醫生,他不懂醫術。

獄神殿的天才醫生,秦悅然現在也不在這裡。

無名能做的,就是幫助巴雷特,按壓住傷口。

等四大戰尊解決了艾瑞克。

劍神就能騰出手來,幫巴雷特治療傷勢,這是唯一的辦法。

「哈哈哈哈哈,你們想殺我,做夢。」

艾瑞克看見巴雷特受傷,無名這個狙擊手也從他的狙擊位離開。

又一次實力大爆發。

艾瑞克把獄神殿的四大長老逼退後,就突圍衝出包圍圈。

突圍出去后,艾瑞克就以為,沒有人能攔住他了。

他縱聲長笑后,轉身就往樹林深處走去。

獄神殿的四大長老,見狀,臉色都是一變,作勢就要追上去。

「四位長老,別追了!」

無名急忙大叫一聲,「巴雷特傷得很重,請劍神前輩,快些救救他。」

「劍神,你留下救人,我們去追他。」了結大師說完,就和顧三通,還有歸海一刀一起,準備去追殺艾瑞克。

「幾位長老,別追了!」

無名急忙說道,「艾瑞克,他跑不掉的,你們追上去,反而可能壞了大事。」

了結大師他們幾個,聽到無名這麼說,一個個都皺起了眉頭。

「無名,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艾瑞克的實力,很強,我們四人聯手,都很難殺死他。」

顧三通率先開口詢問道,「你難道還有別的辦法,能殺掉艾瑞克?」 徐老在啃著一個小腿,「什麼小道消息說來聽聽。」

「我聽說當年季家之所以沒落,完全是因為賈錫仁背地裏做了見不得人的手段,從而才引的季家沒落分崩離析,而他自己則弄了個第一學院,不過現在這一切也能夠說得通。」

徐老吃東西的動作微微一頓。

賈錫仁是個什麼東西?

他為什麼聽着有些耳熟?

「是不是就是那天在山洞裏截你的那一個?」

還大言不慚的說要把陶知意抱在身邊。

陶知意點點頭,這傢伙的記憶力還算不錯。

「就是那個人。」

「他又怎麼了?看他的年紀也不是很大,但說起來也不小。」

「是啊,可是季容琛的年紀也不大,這麼算起來也差不多。」

聽到這話之後,徐老三是明白這一次陶知意把自己跳出來是因為什麼了,不僅僅是因為這點吃的更多的還是要解決心裏的那些事情。

「對了,今天你也在我的手上,一直在外面,聽到洛老跟季容琛之間的對話了吧?」

聽到這話之後,徐老點了點頭。

「其實這兩個人是有親戚關係的,你知不知道?」

他一個靈體,旁人又瞧不見他,他想去哪兒就去哪兒,想吃什麼就吃什麼,想聽什麼自然也就聽什麼了。

聽到這話,陶知意瞪大了眼睛。

「你說什麼?他們兩個還有點親戚關係?」

意識到自己很有可能把大事給說出來了。

徐老立馬就掃起桌子上的那些東西,往戒指裏面跑。

然而陶知意比他更快一步,搶先將戒指的通道給封了。

「你不把話說清楚,我就不讓你進去!」

這關他什麼事呀,這分明就是那個洛老和季容琛欠下的債,為什麼要讓他來還?

徐老欲哭無淚,「我說,我說還不行嗎?」

然後就把這件事情前前後後全都給說了一個遍,而陶知意則是抓到了其中的重點,那便是徐老只是一個靈體若非靈力超強至天人合一境界是察覺不到他的存在的。而陶知意之所以能看到他,則是因為他們兩個心靈相通。

「以前不知道你有這麼大的用處,現在知道了,自然不能讓你在這裏閑着。」

陶知意微微一笑眼裏滿是狡黠,然而這幅場景落到許老的眼裏,便是一隻可怕的惡魔。

「你不要過來啊!我雖然只是一個靈體,但是危難之時也能夠發動一些術法的,你不要把我當成一隻軟綿綿的綿羊啊!」

聽到這話之後,陶知意突然就笑了。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這戒指是你自願帶到我手上的,你的住所就在我這兒,我看你怎麼跑!」

被人抓住了軟肋的感覺,令徐老十分不爽。

早知道就不跟着死丫頭出來了,還不如在那虛無的空間里繼續獃著呢。

「說吧,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我也不想你做什麼其他的事情,要麼你就去季容琛和洛老那邊在打談一些有用的情報過來,要麼你就去賈錫仁那邊看看他們最近還要做什麼妖!」

徐老撇了撇嘴。

「我還有其他的選擇嗎?」

戒指還是依舊在陶知意這裏,就算他想要去賈錫仁那邊打探情況,陶知意也不可能跟着他一起去。

「不過我得告訴你一件事情,你想要對付賈錫仁的話,就得將自己的修為再次提高,其實你們不懂,這天人合一境界並非是最高的境界。」

「你這話說的是什麼意思?難不成還有其他的境界嗎?」

現在說這些陶知意也未必能夠懂。

「反正你只需要知道那化神境也並非是最高的境界,在網上是有的,不過你得等突破了咱們這兒的最高境界才行!而且你想要對付賈錫仁,依照我的經驗來看你,至少得到化神境才可。」

那賈錫仁慣會使用陰招,就連旁邊的賀景銳,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真的要對上了,陶知意這邊沒有個人去偷,他們的家不好做,而且賈錫仁之前是在第一學院擔任長老的,那他的人脈和資源絕對不僅僅止步於一個前線,所以陶知意想要從中獲取有用的價值信息,就得深入到敵人內部。

但是就憑陶知意現在的修為騙過那些小嘍啰還行,但想要騙過賈錫仁,也並非是那麼簡單的事情,經過這幾天在前線的修鍊,賈錫仁的修為比陶知意高了足足兩顆星。

下面那些修為可以不用當真,但是從小乘境往上開始僅僅是一點點的差距就能夠看得出來。

所以大乘境的修為再繼續往上修鍊那就難了。

而他也能夠覺察的出來,自從來到前線之後,季容琛雖然大部分的時間都在跟陶知意扯東扯西,可是季容琛他自己的修鍊也並沒有落下。

現在季容琛的修為也已經是大乘境五顆星了。

若是季容琛對賈錫仁的話,還是有些勝算的,陶知意便有些勉強。

徐老又費力的將這些關係全都解釋清楚了,陶知意點了點頭。

時間來到半夜所有人都在睡夢當中,就在此時突然轟隆一聲響,把所有人都在睡夢之中驚醒。

緊接着就聽到一個聲音在外面大喊。

「把陶知意給交出來,剩下的人我們都可以放掉!」

這話一出幾個人全都明白了。

而陶知意則是帶着玄鳳直接衝上天空與人對峙。

在看到賈錫仁瑟縮在後面的時候頓時瞭然。

「我說賈錫仁長老怎麼就特別習慣,跟在別人的屁股後面呢?就不怕人家一個屁把找到你給崩掉嗎?」

這話一出,聽的不少人都憋笑。

賈錫仁帶人來鬧的動靜太大,以至於旁邊幾個地盤的人都悄悄的出來了,有人在自家地盤上放了一個防護罩。

「也不知道這陶知意哪來這樣大的本事,天天都這麼鬧,誰受得了啊?」

「可不是嘛,就算陶知意的修為還算不錯,可也不能天天鬧事呀,這都已經是第幾個了?」

「哎,你們看那個在上面飄着的人,是不是就是那翌日被陶知意修理的!」

「真的!絕對是他本人!」

討論聲此起彼伏,全都鑽到賈錫仁的耳朵里,令賈錫仁煩擾不堪。 不過這次能夠將這吳長老揪出來,倒也真是意外的驚喜。

「天雲長老!」

就在天雲長老還準備要好好誇讚下的時候,順便聊一聊他和鄭羽彤的事情,突然間,一名執事弟子騎著快馬,在城內橫衝直撞,在他們面前停了下來。

「發生什麼事了,竟如此慌張?」

天雲長老有不詳的預感。

「敵人的大軍攻過來了。」

執事弟子面色驚慌地道。

「什麼?這麼快?」

天雲長老的面色陡然一變。

「如果吳長老得手的話,這個時候,的確是攻城的大好時機。」

葉康身旁,田傲突然開口道:「你們想,假如卓將軍現在被刺殺,三軍正是無主的時候,再多半日,就會出現接替卓將軍的人,即便在指揮上不如卓將軍,至少也會是一名久經沙場的宿將吧。」

「但是偏巧就是現在,是平遷港守軍最弱的時候,沒有人指揮,敵人選擇了攻城。」

「分析得有道理。」

一旁的卓星海點了點頭,「對方的首領,是個很厲害的人物啊。這一點,我之前就感受到了。」

「那就讓我們去會一會此人吧。」

天雲長老一揮袖袍,縱身上馬,向著城門的方向賓士而去。

「我們也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