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既然是林天成的朋友,自然是奉為上賓,好酒好菜自然不用多說。

畢竟,沒有林天成,也就沒有如今的無極門,如今的無極門在九族之中都是響噹噹的!

只因為無極門是林天成曾經所處的仙門,如今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將血屠交給了無極子,雷焰焰和逍遙雪肉身互換的事情自然會有逍遙尊上解決,一時間林天成反倒是無事可做了。

七重天內,他如今的實力已經接觸到了瓶頸,修為無法再提升,倒是可以陪陪王夢欣等人了。

想到這裏,林天成臉上帶着莫名的興奮飛向了後山,哪裏是王夢欣等人的住所!

數日後,林天成面泛桃紅的站在後山之巔,身邊站着血屠和王夢欣,無極子等人。

「你決定了今日就要飛升上界?不再多逗留一段時間?」血屠抱着酒罈子問道。

「不了,修行一道不進則退,星宇之地的情況你也看見了,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星辰異獸不知還能堅持多長時間,我們越快成長未來大戰蔓延到道元界我們至少不會那麼被動!」林天成說道。

聞言,血屠點了點頭,也不再多說什麼林天成見狀氣笑,「你呢?你和我一起?待在七重天你的實力會一直被壓制在八星道祖初階,你能忍受?」

血屠聞言有些尷尬,旋即一臉正色道,「那啥,你先飛升,果斷時間我去找你,我發現七重天內還不算很太平,等我為你鎮壓萬族之後我再去找你不遲!」

林天成聽着血屠言不由衷的話語失笑,鎮壓萬族是假,品嘗萬族美酒倒是真的。

回來的這幾天,血屠都已經跑到聖光一族的駐地去討要沒救了,為此聖女還發過神識傳音詢問血屠的身份,堂堂一代大帝級別的人物,竟然為了一些口腹之慾拉下面子討酒喝,也是沒誰了!

「行,那你再逗留一段時間,領略一番這裏的風土人情,我去也!」林天成笑道,身上湧現出八星道祖的氣勢,氣息衝天而起,瞬間引動了接引之光降落。

頓時間,萬族強者紛紛有所感悟,紛紛飛上天際隔空相望,眼中流露出羨慕之色。 總統套房,李程憤憤不平,傅藝橫真是齷齪,哪裡都有他。

「總裁,你還是吃點吧,身體重要,你看看傅藝橫恢復得多好。」

李程拿傅藝橫刺激總裁,希望他肯吃東西。

褚逸辰站起來,他實在是沒胃口。

「查一下沈俊在這裡的關係網。」

他冷聲,他不相信沈俊為人,如果他敢和自己耍花樣,他會給他,一個終身難忘的教訓。

李程立馬去查。

褚逸辰盯著空著的飯盒,餓得有點虛弱,但他不想吃東西。

「我以前也是這麼挑剔的人嗎?」

他抬眼問身邊的保鏢。

保鏢不知道怎麼回答「可能是李小姐的廚藝很好,所以把你的口味養刁了。」

保鏢如實說,之前的總裁是一個雷厲風行的人,對吃的是挑剔但遠遠沒有達到這種地步。

但李小姐的手藝是公認地好,雖然他們沒有吃過,但他們有幸聞到過。

褚逸辰努力回憶,但腦子裡一片空白,想不起來,除了處理公司本能的知識,別的幾乎都忘了。

這種感覺真是讓他厭惡。

他拿出手機給席商言打電話。

「我的記憶能不能恢復?」

那邊席商言在參加酒會,一個人在角落喝酒,語氣幾分地落寞。

「難說,不過你沒有變成白痴已經很幸運,你知道很多這種藥物會讓人變成傻子。」

言外之意褚逸辰應該感到幸運。

「別廢話,我只想知道有沒有機會恢復。」

席商言也不逗他了「要解藥就必須找到配方,但我覺得沒必要,你現在沒什麼損失。」

褚逸辰冷聲「等有天你也遭受這種事,好好的體會一下,再和我說沒有損失!」

「那先找到害你的人,或者找你深愛的女人刺激一下,說不定就能想起來了,奇迹這種事,自古以來就有。」

褚逸辰掛斷電話,深愛的女人,他喜歡,可現在他找不到她。

不對,也許很快就能找到她。

但是那個傅藝橫真是讓他厭惡,要和他搶人!找死。

樓下大廳一個外賣員飛快地進大門,還沒進去就被李程逮住了。

「你是不是給總統套房送飯菜的。」

外賣員點頭「嗯啊,怎麼了,你這麼著急啊,都來這裡等了啊,那好你拿著。」

外面員拿出飯菜。

李程眼淚都快出來了。

「給你飯菜的人呢?是男是女。」

「是一個男人,給我就走了,怎麼了?」

李程詫異「男人?」

「嗯啊,是男人,還挺帥的。」

李程感覺心口疼,李安安這是有新歡了,所以才不見總裁。

讓他怎麼和總裁說啊。

「飯菜還挺多的,我建議你吃不完放冰箱不要浪費了。」

外賣員說。

整整十多個盒子啊,滿滿的菜,也不知道誰做的,那香味飄出來饞死他了。

李程點頭,去和酒店負責人溝通,只拿了幾份上去,其餘的放冰箱儲存,看李安安做這麼多的菜,應該是幾天都不打算給總裁送菜了。

真是個狠心的女人!

李程提著袋子上電梯,去了褚逸辰的房間。

褚逸辰在電腦前處理事情,看到李程又提著飯菜進來只是冷漠。

當盒子打開他從電腦前抬頭。

「送菜的人呢?」

他問。

「是個外賣員,他說別人讓他去指定地點拿的。」

李程想哭,可不敢說是一個男人讓人送的。

那簡直捅了馬蜂窩。

。零點中文網] 沈初雲的話讓沈承軒眉頭深鎖,「她就算再不好,也是你妹妹,是我的女兒!你怎麼可以這樣說她!」

說着,他猛地扣住沈初雲的手腕,「去和你妹妹道歉。」

原來他追過來,竟然是為了讓她和那對母女道歉,憑什麼?就憑她不幫沈初心?就憑她說了實話?

沈初雲只覺得失望透頂,忍不住掙扎了起來,「放開我!」

父女兩的聲音很大,躲在客廳裏面方柔母女兩暗暗竊喜。

「媽咪,爸爸一定覺得她冷血無情,不念父女親情,先前的大度都是裝出來的。」

方柔眼中劃過一抹狠毒之意,「誰讓她不識好歹,連承軒的面子都不給。」

沈承軒這個人她最了解,愛面子,還有些大男子主義,是絕對不允許任何人忤逆他的。

也好,我的女兒上不了q大,你沈初雲也別想好過!等著吧,我會讓承軒對你徹底失望的。

沈初心雖然覺得解氣,可是轉念又有些擔心了起來,「可是……我現在的成績,根本無緣頂級大學了,媽咪,我該怎麼辦。」

「別擔心,媽咪已經想好了,你就報本市的大學,學服設專業,一畢業就來公司,每個月還能回來,沈初雲去了q大又怎麼樣,她去b市,一年都回來不了幾次,我們就在那時好好和家族裏的人打好關係。」

聽見方柔的話,沈初心這才放下心來。

而那邊,沈初雲極力反抗不願意動,就連手臂都被抓紅了都不肯放手,一旁的楊丹看不下去了,跑上前勸阻,「老爺,別拉了,大小姐的手都紅了……」

沈承軒這才反應過來,定晴一看,果然看見女兒白嫩的手臂紅了一大片。

他連忙放開,沈初雲立刻往樓上跑去。

「初雲!初雲!」沈承軒看着她的背影,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身後,方柔和沈初心順勢就走了過來,「承軒,你別乖初雲了,都是我的錯,我不該向她提這種過分的要求,初雲說地對。」

「爸爸,都是我的錯,是我不夠努力,你別怪姐姐了,姐姐先前對我有誤會,討厭我是應該的,你別怪媽媽,媽媽只是不想讓我給沈家丟臉。」

沈承軒看着兩人,哪裏能再怪罪她們,「這回是初雲的不對,都是一家人,她剛剛說話也的確難聽了一點,我會和她說說的,至於初心你的大學……」

「沒事,初心已經決定考本市的大學了,學的公司的專業,也好多回來陪陪你,一畢業就能來公司幫你,你看怎麼樣。」

「爸爸我不會拖沈家後腿的!」沈初心連忙站出來。

沈承軒心下滿意,點了點頭,「難為你有心了。」

就算女兒不是最優秀的又怎麼樣,母女倆一心一意為了自己着想,他也該滿足了。

站在一旁的楊丹聽見了他們的對話,心下替大小姐覺得不值,她悄悄跑上樓,敲響了大小姐的房門,「大小姐。」

裏面一陣沉默,隨後傳來了沈初雲的聲音。

「進來吧。」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快穿之如何轉危為安最新章節、快穿之如何轉危為安桀驁少年、快穿之如何轉危為安全文閱讀、快穿之如何轉危為安txt下載、快穿之如何轉危為安免費閱讀、快穿之如何轉危為安桀驁少年

桀驁少年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快穿之如何轉危為安、快穿之最渣前女友、快穿之怎麼打賭總是輸、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最新章節、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自習君、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全文閱讀、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txt下載、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免費閱讀、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自習君

自習君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快穿]萬人迷光環、[綜英美]都怪我太可愛!、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

。 「到底是什麼毒,為什麼我現在渾身發軟,但卻可以看到周圍的一切?」蘇澤依舊在苦苦嘗試,但是並沒有成功。

「應該是這種生物把血液注入到你的體內了,同時你也獲得了這種生物的能力,過會就好了。」

蘇澤這才稍微放下心,目光死死盯著海蛇,萬一這條海蛇想要殺了江月黎,他會第一時間出手制止。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了,蘇澤體內的毒消退了好幾次,好在那個軟體生物及時給他下毒,這才讓他能夠在黑暗中看清楚。

江月黎依舊被困在蛇中間,一動不動的,忽然,蘇澤發現江月黎身體的皮膚開始皸裂。

「月黎!」蘇澤下意識的大叫一聲,想要衝上去。

海蛇「嘶——」地叫了一聲,不讓蘇澤靠近。

蘇澤可以明顯感覺到這條海蛇體內的氣息弱了一些,只不過自己依舊不是它的對手。

「江月黎好像在……蛻皮。」系統忽然說道。

「那怎麼可能,她是人類,蛻皮不是蛇……才有的嗎?你的意思是條海蛇把她同化了?」

「說不準,等她醒來你問問就知道了。」

這個過程並不難等,江月黎提到的皮膚裂痕越來越大,隨後忽然爆開。

想象中的鮮血並沒有湧出,在那爆開的老皮之下,竟然是嬌嫩的新皮膚。